从以太坊迁徙到热门L1&L2,这些跨链桥你必须知道

从以太坊迁徙到热门L1&L2,这些跨链桥你必须知道

在这个NFT的夏天,我们却迎来了Layer1和Layer2的summer。多链时代的大幕开启,以太坊到Layer1&2上大迁徙也在如火如荼进行中。本文将盘点一下多个热门项目的跨链桥。

来自Dune Analytics [email protected]

Arbitrum Bridges & Optimism Bridge

对于在以太坊和一个Layer 2网络之间进行代币转移,通常我们会在L1和L2之间创建一个桥。这个桥由一个L1上的桥合约和L2上的桥合约组成。当将资产从 L1 转入 L2 时,资产被存入一个 L1 上的桥合约中,之后一笔相同数量的资产在 L2 上被铸造并存入指定地址;而将资产从 L2 转回 L1 时,资产将在 L2 上被销毁,随后等量的资产将在 L1 的桥合约中变为可用。

Arbitrum和Optimism就是这样的原理。因此,我们在统计跨链桥的TVL(即L1桥合约中的TVL)时,事实上就是L2上的TVL,尤其是Arbitrum这种上线没多久整体基础设施还比较简陋的项目,大家基本都是通过官方的跨链桥Arbitrum Bridges从以太坊跨到Arbitrum网路。更精确的数据,我们可以查看Arbitrum L1 ERC20网关地址0xa3A7B6F88361F48403514059F1F16C8E78d60EeC。根据DeFiLlama的数据,当前Arbitrum上锁仓量已经达到22亿美元,基本意味着Arbitrum Bridges上锁定了22亿美元的价值,在过去7天暴涨了32倍。相比之下,同为Optimistic Rollup技术方案的Optimism则逊色的多,Optimism ERC20 Bridge TVL约为2117.7万美元。

得益于过去几天的疯狂流入,Arbitrum Bridges在曲线上表现得格外夸张。需要注意的是,两周流入15亿美元,13.5亿流入了ArbiNYAN,一个高APY,无审计,看起来妥妥“土狗”的项目。这不禁让人对Arbitrum高TVL的可持续性产生丝丝疑问。

来自Dune Analytics [email protected]

事实上,各类跨链协议也在积极接入中。Celer网络上的跨链支付协议cBridge‌已经可以进行以太坊主网到Arbitrum和Optimism的跨链,跨链协议Hop Protocol‌也已经支持Optimism,并即将支持Arbitrum。

那么,相比Arbitrum和Optimism的原生桥,cBridge和Hop Protocol有哪些优缺点?从ETH跨入layer2的角度来说,Optimism的原生桥已经支持了多个ERC20代币(包括RAI、SNX、UNI等等),Arbitrum更是已经全面支持各类ERC20代币;相比之下,cBridge和Hop Protocol则相对局限,前者支持USDT、USDC、BUSD和DAI等稳定币以及ETH,后者仅支持USDT、USDC和Matic。而从Layer2返回以太坊主网的角度来看,由于采用了Optimistic Rollup 安全模型,在Arbitrum和Optimism上,从 L2 赎回资产到 L1 时,用户发送交易后,必须等待一个挑战期(大约7天)的结束,才能最终在 L1 上执行。而通过Hop Protocol则不需要等待这么久,几乎可以秒拿到自己的资产。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Arbitrum和Optimism的原生桥,Celer和Hop在跨链方面显然功能更多样。Hop支持ETH与各Layer2、layer2与layer2之间的跨链,而Celer还支持各类Layer1的之间的跨链。随着多链DeFi的不断发展,跨链需求不断提升,未来Celer和Hop可能占据更多的份额。

Celer cBRIDGE

实际上,根据验证跨链交易的机制分类,Celer和Hop都属于流动性网络(Liquidity Network),类似一种点对点网络,其中每个节点都充当“路由器”,持有源链和目标链资产的“库存”。流动性网络在跨链的速度和安全性上都有很好的表现。虽然在传递状态数据方面有局限性,不过就单纯的代币跨链转移来说,流动性网络可能是最好的方案(相比Anysway之类的外部验证器以及Near彩虹桥这样的轻客户端&中继)。

Polygon Bridge

相比Arbitrum和Optimism这样的纯正layer 2,Polygon其实是一条“伪layer 2”了。Polygon Bridge采用了Plasma+PoS的双共识架构以优化速度和去中心化。通常情况下,我们日常用的是PoS Bridge,安全性由外部验证者保证,在layer2跨链回以太坊主网(取款)时更快更方便,通常只需要20分钟-3个小时。相比之下,Plasma的退出机制要求7天的挑战期,即取出要等7天,安全性上更加有保证。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架构让整个系统支持任意状态的传递。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在以太坊上调用一个合约,发出一个事件,Polygon验证器会把这个数据中继给Polygon链上的合约,实现状态的跨链传递。

Polygon Bridge上当前有多少TVL呢?找到Polygon Bridge的ERC20地址0x40ec5b33f54e0e8a33a975908c5ba1c14e5bbbdf,将地址上各类ERC20代币累加一下,TVL约为24亿美元。而DeFiLlama数据显示,Polygon上TVL约为46.8亿美元,那么,来自以太坊的跨链资产目前约占一半,剩下的一半则包括各类Polygon上的原生项目和资产,以及来自BSC等其他链的资产。

查看Polygon Bridge合约地址的数据变化,我们发现,向合约转账(存款)的交易数量在6月份达到峰值后,一路在下降,目前已经回到今年3月的水平。从合约转出情况也出现类似走势,不过绝对数量仍低于流入。也就是说,目前Polygon Bridge上的操作频率正在降低,从以太坊到Polygon的迁徙大高潮已经结束,以太坊资产仍在流入,但是总体速度在放缓,TVL逐渐趋于稳定。

向合约转账(存款)的交易数量,来自Bitquery‌

Solana Wormhole & Fantom Anyswap Bridge & Avalanche Bridge

如果要问8、9月份最靓的layer1是哪些?Solana、Fantom和Avalanche绝对榜上有名。三大公链都拿出了高额的奖金来推动生态发展,二级市场上代币的表现也就是让人吃惊。

根据验证跨链交易的机制分类,Solana Wormhole、Fantom Anyswap Bridge以及Avalanche Bridge都是外部验证器。通常有一组验证器监控源链上的发送地址,并根据共识对目标链执行操作。资产转移通常是通过将资产锁定在源链上并在目标链上铸造等量的资产来完成的。可以说,我们在市场是看到的多数跨链桥(包括前面Polygon的PoS桥)都是这种机制。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机制下,用户跨链交易的安全性来自外部验证器,而非源链或者目标链。相比以太坊、Solana等区块链的安全性,外部验证器本身显然是相对更脆弱一些。

Dune Analytics数据显示,截止9月12日0:00,Solana Wormhole上的TVL为约5亿美元,Avalanche Bridge达到14.46亿美元。我们也可以在Etherscan上查看两者的合约地址Solana Wormhole‌以及Avalanche Bridge‌。这个数据对比还是有些意外的,没有想到Solana的数据只有Avalanche的约1/3。具体的跨链币种也许可能告诉我们答案。

Solana Wormhole上最多的几大ERC20币种分别为:Wrapped UST(1.69亿美元)、FTT(9365万美元)、Serum(4614.7万美元)、HUSD(约4000万美元)、DAI(2385万美元)、HBTC(2321.9万美元)。而Avalanche Bridge上,主要为WETH(5.34亿美元)、WBTC(2.46亿美元)、USDT(1.93亿美元)、USDC(1.76亿美元)、DAI(1.55亿美元)、LINK(1.43亿美元)。

Avalanche Bridge更符合我们对传统跨链的认知,真正从以太坊出来的资产。相比之下,Solana Wormhole更像在SBF大生态内开启了跨链循环。

为什么没有把Fantom Anyswap Bridge放进去一起讲呢?这里有一个很神奇的事情。Solana Wormhole、Avalanche Bridge等其实都是官方创建的跨链桥,作为生态的基础设施,专门瞄准以太坊;而Fantom官方似乎没有专门推出一个跨链桥。上面提到的Anyswap,还有未提及到的Multichain.xyz、Spookyswap等都是Fantom常用的跨链桥。有趣的是,它们不仅仅支持以太坊,全都支持BSC,有的甚至还支持OKEx等各种链。仅从Anyswap Bridge的数据看,TVL也达到了5亿美元,也是相当可观。

Near Rainbow Bridge

根据验证跨链交易的机制分类,Near Rainbow Bridge是一个轻客户端&中继。它由以太坊区块链上的 NEAR 轻客户端和 NEAR 区块链上的以太坊轻客户端提供支持,以太坊区块链上的 NEAR 轻客户端能够有效跟踪和验证 NEAR 智能合约中的以太坊区块链状态,而 NEAR 上的以太坊轻型客户端则可以在以太坊智能合约中有效跟踪和验证 NEAR 协议状态。为了在区块链之间转移资产,用户可以把自己的资产存储在一个被称为locker的智能合约中,然后由另一条区块链上对应的轻客户端验证其状态。一旦通过验证,用户便可以在另一条链上铸造等量的包装资产,从而保证原始资产价值与包装资产价值 1:1 锚定。

查看Rainbow Bridge的合约地址‌,我们可以看到TVL目前为1397万美元,主要资产为USDT(494.87万美元)、WETH(472.12万美元)、DAI(392.8万美元)等。总体来说,体量上还是比其他的layer1&layer2要小很多,甚至Harmony Bridges都有6766万美元。

桥上资产一览

毫无疑问,Arbitrum绝对是最近几天的流量之王,而Polygon依旧是TVL的王者。那么,在这些跨链桥中,到底是哪些资产在流转?

总的来说,WETH(ETH)贡献了约26.37亿美元的TVL,占全部资产的37.1%,是投资者用的最多的资产,毕竟从以太坊跨出去,也符合我们的预期。二三名分别为USDC和WBTC,分别占17%和13.8%。在前十的列表中,我们发现还出现了FTT,这是一位一个排进前十的交易所平台币,Solana生态功不可没。

桥上资产分布,来自Dune Analytics [email protected]

附以上跨链桥链接:

Arbitrum Bridges:https://bridge.arbitrum.io/‌

Optimism Bridge:https://gateway.optimism.io/

Polygon Bridge:https://wallet.matic.network/bridge/‌

Solana Wormhole:https://www.wormholebridge.com/#/move‌

Fantom Anyswap Bridge: https://ftm.anyswap.exchange/bridge‌

Avalanche Bridge:https://bridge.avax.network/login‌

Near Rainbow Bridge:https://ethereum.bridgetonear.org/‌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